荒唐!为了“罢韩”赌上“剁头”,台湾政客越来越疯狂_海峡时评_中国台湾网

荒唐!为了“罢韩”赌上“剁头”,台湾政客越来越疯狂_海峡时评_中国台湾网
民进党针对韩国瑜的“罢韩”举动来势汹汹。(图片来历:台媒)  台湾“中时电子报”5日宣布社论说,跟着免除高雄市长韩国瑜投票日期的挨近,“罢韩”实力竭尽手法节节进逼尤嫌缺乏,台湾选务主管机关“中选会”在最终阶段总算出手;由“主委”李进勇特地南下高雄现场,亲身督军压阵,更不畏争议、光秃秃表态,展示“罢韩”势在必得的态势。特别李进勇现场一段“剁头”说,闻之令人毛骨悚然,让人顿觉好大的官威!好厉害的政治!好惨的台湾民主!  当天局面可谓“惊典”,李进勇盯场高雄市选委会办的免除投开票防疫演练,“罢韩”集体则找来民进党“立委”刘世芳助阵,表演拦路陈情大戏,当着李进勇的面,痛批高市选委会不借投开票所、市府强拆“罢韩”广告。李进勇不管本应中立的公事身分,当场着重选务作业必定优先考量让民众“利便”,“罢韩”集体成员则在旁允许如捣蒜。两边这一拉一唱,李进勇的情绪已展露无遗,台湾“中选会”声称的公平形象也随之化为乌有。  “中选会”中立化为乌有  最绝的是,当高市选委会反映因防疫顾忌,许多投票场所都借不到的问题时,李进勇当场批驳说,虽然提报上来,“若公立大学、公营企业单位也借不到,我这颗头剁下来给你”!问题是,李进勇此言已不仅是霸气,乃至俨然是蛮横、霸凌!权且不管他的措词表达已逾越分际、高傲放肆,彻底不管“中选会”是逾越党派的独立机关,更应该行政中立,莫非他还自居为台当局“行政院长”,视教育部门、经济部门为下属单位,可以任意派遣听其指挥?又或许,他早已摸透民进党高层的心思,才敢如此任意挥洒,带头争功,不达意图、誓不干休?  更严峻的失格并且底子误导的是,李进勇说“罢韩”投票要和市长推举相同有1823个投开票所,问题是,免除与推举不同,不投票自身便是展示对执政者的认同,以及对提出免除方的否定;高雄市民要不要出来参加免除投票,当然是市民自己决议,投与不投自身便是一种情绪,岂容歪曲误导?更何况“选务大总管”李进勇的说法,不便是在诱导市民非出来投票不行?  并且,“罢韩”集体指控高市选委会不活跃借投开票所,但社区、宫庙、校园家长会都连续出头声明,因疫情疑虑,通过内部投票决议不借场所,这些实在的民意却在“罢韩”的政治旗号下,遭到扼杀忽视。一旦校园与家长迸发反弹,莫非不是由韩市府出头拾掇安慰?  台湾民主受严峻损伤  事实上,“罢韩”集体怎么宣扬是一回事,但作为裁判的“中选会主委”却藉着观察之名、行宣扬诱导乃至恫吓之实,这不仅是视行政中立为无物,更是蹂躏十分困难树立的选务公信力,对台湾民主的严峻损伤肯定不是一时的。  现在“罢韩”实力的战略,除了要把韩国瑜从市政与防疫作业的尽力,转移到“罢韩”议题的攻防上,更企图激怒韩,藉以升高抵触与敌对,进一步催出投票率,让免除可以成功。例如,“罢韩”实力诉求其广告不断被撤除,其实是设置广告物有必要依法请求答应,却成心不请求而制作撤除的抵触,然后再三不提请求,故意寻衅公权力,营建韩市府镇压的政治作用。事情频遭“罢韩”集体无限上纲,用来替免除宣扬添柴火,李进勇对此都视若无睹,却借着选务观察之名遂行政治意图;在对立疫情之际,扩权至此,又怎么让人信任“中选会”超然中立、并未笼罩在绿幕之中?  文章最终说,“中选会主委”李进勇的表态与动作却实在太显着了,他说要剁掉自己的头,其实现已剁掉了“台湾民主”的脑袋!(修改:李杰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